Urbanism

資本主義的靈媒 中產階級的輝煌之作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書名:大量流出
作者:許舜英
出版:城邦

要躲避意象化的文字,閃過各種品牌、術語、流行裝扮、大師所組裝的列陣,而且要不教條的批評,那麼許舜英(許舜英文體?已經變成了一種新風格嗎?)這本新書很容易(或者被我們道德上的膽小以及對於時尚無知羞愧)成為意識形態廣告公司在文字風格上又一次獲勝。

封面鉤針的魚骨頭與定價599的膠膜封套,內頁精緻的「物件裝置」以及文字湧出的中產階級的輝煌感,高級品牌以及相對稱的品味,調味著消遣道德、傳統性別,以及左派長久的正當性以及清教徒過時的節儉。許舜英鐵定愛唸書,唸書裡的文字,喜歡台大城鄉所念的一些苦悶卻嚇死人的讀本,更喜歡裡頭的術語,許舜英也鐵定愛聽音樂、玩具、美食、品牌,喜歡給文字意象化的組合勝過其他,更喜歡站在物質文明的最極致的頂點嘲弄,好像廣告公司教訓廣告主無知同時又滿足廣告主的要求一樣,把玩著「物質專業」、「女性優勢」的小遊戲。正如羅智成的序中所提:「以作為「消費文明」之先行者及優勢族群的女性衍生而來的女性觀點﹍」此種不合「傳統父權思想」相辯證來凸顯的女性主義觀點,正是使得「男性論述」相形見拙的高明遊戲。

的確,許多篇章的確造成極大的閱讀樂趣,如〈站在證人席上〉、〈新人類是一種回春藥〉、〈肥皂劇現實處方〉、〈廚師大盜及裸體午餐〉、〈朋友及類似關係中的困境〉、〈情婦的真實虛擬〉、〈女性雜誌與寬容的共謀〉等等,讓人就好像看意識形態廣告一樣的精彩,而另一方面,整體流露出的「昂貴」卻又人不敢恭維,談資本主義的偽高潮、談巴特傅柯(先不糾正錯誤)、談張愛玲莒哈絲、談川久保玲(Martin Margieala),許多的材料也不過是昂貴,或者某種特殊身份的代名詞而已。

比較起董啟章在香港所出的《catalogue》一書,同樣是批貼流行時尚,董啟章卻多了一點溫暖與貼近「人間」,而且文字組合既意象又產生意義,瞭解品牌與物品的關係,而不僅於拼貼。許舜英剛好相反,許多睿智美麗的句子總被她自己所高築的物質文明所掩蓋。把羅蘭巴特的《流行體系》解釋成「知性對身體感官的報復」還算有趣,但如果說羅蘭巴特「對穿著打扮毫不在意就是太過迷戀」,是男人的禁慾以及道德,知識份子的傳統對於身體表現欲嚴密看管,是對女體被宰制的資本陰謀,貶低女性的刻板指控,那麼許舜英就站在國家女性主義者的旁邊,變成「高級女性」陣營裡的大將了。她的拼盤裡沒有公娼的消費、勞動者的身體、路邊攤的美食、台北五分埔的成衣業、沒有net或者左丹奴的學生品牌服飾。遑論那句「英國流行音樂界兩大品牌Oasis和Blur,通過了進化論式的崩潰及突變,其實是共同擁抱了Beaties, The Smith, Joy Divison, 以及David Bowie,還有Duran Duran」的莫名奇妙了。她糟蹋自己心愛的傅柯(文字)給予的權力自省,也糟蹋了她為其寫序(布希亞的《擬像與擬物》)的苦心,把布希亞對於資本主義悲觀的反諷極致「致命的策略」變成對於資本主義品味的「高貴的遊戲」。

不知道Armani就不能批評張小紅或是喬丹的「品味」嗎?你說呢?許舜英創造出的狡黠遊戲帶來無限的快感,只要你有入門票,或者知道如何走後門的話。 (刊於破報復刊98期,以殷訥夏之名發表)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Huang SunQuan on Patreon!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