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約翰.勒卡雷:《摯友》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在失眠、牙疼、稿壓之下,終於翻到《摯友》(Absoulate friend)的最後一頁,三個月的時間,這是我讀過最「長」的一本小說。隨著勒卡雷從68年學運的冷戰對峙,進到二十一世紀美國攻打伊拉克的先發制人陰謀大計。印象深刻的是,那一箱一箱作為「反大學」激進圖書館的書單中,名列前茅的竟然是法農與卡斯提爾的書,還有孟迪的情報老長官竟然喜歡Naomi Klein,囑咐孟迪多讀些書,真是一個智慧型諷刺與提醒。

雖然勒卡雷繁複的細節常另我耍賴跳讀,而且英式老頭的幽默也間隔太長令我無法接續,但我終於知道為何他是「間諜小說」的第一人,他寫的不是間諜故事,不是007式正反善惡簡單的類型故事,他寫的是間諜人之生活,或說,是一般人的生活與間諜世界的交會之處。此書無疑是後冷戰時期最好的當代生活危機寫照,對沒落英帝國(女王、愛國心、美帝的馬夫)之墮落與美帝興起(基督教、商業集團、戰爭販子)的現實批評。唐諾為作者約翰.勒卡雷寫的導讀很詳盡,我覺得也很準確。

帶著豐富之地理與政治地圖,你可以搜尋更多意義與對比;有非於常人的歷史知識,你讀的可能如魚得水,但就像托著四十公斤的個人行李上飛機一樣,安心卻累人。如果你完全都不知道,也無損讀勒卡雷的樂趣,在這本書中,關於友情、理想、青春、愛情在現實政治與間諜生活扭曲的透鏡下,更顯得可貴。(01/31/2005 – 07:34)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Huang SunQuan on Patreon!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