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週報

知識買賣關係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破報第五期 The POTS View
黃孫權

今年是「教師法」修訂後的第一個教師節, 許多教師團體和教改團體頗有掃舊迎新,為爭取教師專業與自主的未來而信心滿滿。 雖說如此,做一個被國家機器認定的專業團體, 仍然過了個不明不白的「教師節」。 除了社會勞動的再生產的作用外,也繼承榮譽光環, 保持尊師重道倫理的再生產。

社會位置絕非主觀的認定,教師若真的做為一個專業團體, 在要求自主權外,就要連帶考慮使得「教職」可成為專業的關係團體-學生。 我們無須在道德上要求較教職比其他專業人士來的更自省。 但專業人士, 如律師、 醫生、 會計師與受委託人之間所共享的權責是否也應當被教師遵從? 這樣的討論在教師法的修訂中付之闕如, 誠然顯現了一個「教育子民」的專業。 在某程度而言, 國家和社會賦予的光榮任務, 教師們對於自己職業的理解, 欠缺正確更細緻的分析。

困境部分來自中文詞彙表達的階級沈重傳統,「師」 字將許多職業美化成文化資本較高的行業, 如律師、 醫師、 教師, 在黎民傳統禮,「師傅」則只成了身體勞動的藝術家。 教師又與其他行業不同, 他統籌了知識來源與維繫社會的功能, 是意識形態再生產的掌舵者。 所以老師與學生之間, 從來不認為是一種買賣關係,而是感恩、求遇的複雜關係。

部分來自「教師法」模糊的問題意識。 也許我們應該將「教師法」以「教賦法」的態度重新討論。 在教師團體抱怨教師節假日仍襲從官方頒授師鐸獎, 非由教師團體自行選舉評鑑時, 是否應問問另外一造的學生們, 表揚優良教師難道不需學生的認可? 我們更寧願以知識的買賣關係重新檢討校園內的師生關係、權利義務。 剝除無用的光環,並不會使人心失卻感恩之心。 知識的交換買賣如同各種行業交易的殘酷, 這樣才是我們更接近權力複雜的面貌,而這無關什麼勞子的受教之恩。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Huang SunQuan on Patreon!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