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banism

Dark Age Ahead or Dark Age Behind?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書名:集體失憶的年代(Dark Age Ahead)
作者:珍‧雅各(Jane Jacobs)姚大鈞譯
出版:大塊文化

已屆89高齡的珍‧雅各還能生產出一本反省西方城市文明危機的說帖,加上台灣實驗音響的先驅姚大鈞先生的翻譯,這種組合該是出版界的喜事。

珍‧雅各自從1961年第一本震撼世人之作 ─ 《美國偉大城市的生與死》出版後,即成為這個專業領域裡非科班出身的頂尖評論者,此書並成為所有學習建築城市規劃學生的寶典,吾人自可從書中體會到美國城市規劃的偉大功績與工具理性下造成的巨大災難。1969年,因為美國越戰的關係,她移民至加拿大的多倫多,那美妙的城市不但提供她建築師老公工作機會,也讓她成為關注城市與交通(大眾運輸與私人汽車之間的競爭議題)的領導人物,這也是此書多番著墨多倫多市交通系統與城市經濟的原因。

在後續的著作裡,雅各女士對總體都市環境倫理的關注從未間斷。台灣在2001年也由先覺出版社出版了她於2000年所著的《The Nature of Economies》(台灣書名為《經濟就是這麼自然:聰明婆婆的經濟學講義》,這書名的翻譯值得商榷),她從生態哲學出發,強調自然的秩序與豐富的互惠,結合了深度生態學與經濟互利的原則,由五個虛構的角色對話中展演一場生態啟示錄。

此書可視為此兩個重要主軸(城市環境與生態倫理)的後續,亦即對於城市文明的危機預告。英文書名比中文來的明確很多,歐洲的「黑暗世代」如何產生的?為何黑暗年代後的歐洲,可以超中(國)趕阿(拉伯)?雅各歸結出問題的徵兆在於文化,在於文化的丟失與否。她歸結出五個危及文化失憶的徵兆:家庭與社區價值的崩解;高等教育精神變成發文憑的賺錢企業;批判性科學精神喪失;政府效能在新保守主義下變成營利企業以及所有專業團體的自律與自審不足。

這種診斷顯然與我們熟習的全球化惡果或者對新保守主義的批評大不相同,雅各順著道德與倫理(一如之前她診斷城市環境的方式)耙疏出西方城市文明「惡性下旋」的蹤跡,並預告如果不能重新學習我們已經忘掉的許多文化資產,另一個黑暗世代即將來臨。此書中,雅各仍舊憑藉細緻清晰的敘事診斷西方城市,也不乏精彩的故事,特別是對於空間專業的某些教條不留情面的批評:如對於交通流量的神話、分區管制(zoning)的不合理,以及北美對於大道的排斥。

可惜的是,雅各從來沒有面對她在1960年代就應該面對的政治問題:城市是經濟發展與資本主義的引擎,城市規劃涉及分配的政治,而不完全是技術的政治。沒有紅色生態學的視野(問題在於分配而非道德或不足),不能逼近當今城市的問題核心。

在生命階段的想像之外,雅各輕忽了全球化下不同抗爭地區抗爭的所揭露的意義,第三世界,特別是遭受美式全球化影響以及新保守主陣營架構的戰爭機器如WTO,世界銀行,國際貨幣組織所「侵略」的國家,他們的抗爭乃是抗拒美國或者加拿大多倫多病徵的證明。可能的解答可能不是向以前的西方文明借鏡,而是看看這些現世抗爭,她所提及這些西方城市的病徵,已經造成這世界多個國家城市病入膏肓。

我們知道,布希用對伊拉克的戰爭來取代面對美國就業機會不足與經濟成長緩慢,除了讓每個開車的美國人都是阻礙某個富含石油蘊藏的國家獨立外,也強迫世界各國購買更「專制」與昂貴的石油。但我們也必須知道,這與美國自從有現代都市規劃技術以來就向世界推銷他們對於私有汽車偏愛的都市規劃系統是「利益一致」的,所以第三世界許多明明擁擠地狹人稠的大城市,才會有如此多的私有汽車、高架橋、大型購物中心,這種複製美國郊區想像的規劃技術(透過空間專業的培訓與輸出)以及實際的成果(私家駕車的瘋狂購買),對於通用汽車有能力買下美國多個城市的大眾運輸系統,極力推銷私有、龐大、耗油的豪華汽車,排拒電車與公眾運輸也是「相互回饋」的。

當然,這不並是說雅各此書中所提及的都是「閉門修身」的戲法,城市環境中的規劃技術修正與個人道德、文化傳承當然重要,然而把自己家裝潢的在好也不足以解決環境的根本問題。黑暗世代對於身處多倫多的雅各來說,可能快來了,但對於西方以外的城市,他們從未脫離過。Dark Age Behind是一個更急迫的發問。

(發表於破報復刊375期)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Huang SunQuan on Patreon!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