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banism

奇怪的堅持,狂傲的癡呆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若不有著奇怪的堅持,誰也撐不過十年。看著我們的寫手與曾經的工作伙伴一一茁壯,成為台灣文藝圈的名家或主編,或成為優秀的電影導演與紀錄片工作者,或深耕於NGO工作,或成為藝展常勝軍,或進入學院執教鞭。另類媒體的路難走,但孵育(主流)影響社會的知識份子與文化界人士成功率很大。

沒有狂傲的癡呆,我們可以舒服的站在我們自己開出道路的成績上,不需要快步前進以致於編輯與讀者都迷失腳步。我們卻堅持邀請年輕無名寫手的加入,讓他們有攀爬的繩索,放棄曾經幫我們攻下上一世代堅固城牆的驍勇大軍。我們不需要在2002年初開始部落格的實驗,無任何廣告的提供免費空間,開始用開放軟體做媒體網站,開始義務的幫NGO宣傳,而放棄號召名人的加入,沒想過爭取台灣第一個編輯部落格的稱號。我們無須甘冒大不諱,得罪廣告的廠商和活動的主辦者來迎娶所剩不多的另類風味,還有,如今顯的非常廉價而迅速的,批判。我們無須每期在內容上掙扎,在廣告間取捨,在自己的理想與有限的預算中算盡燃燒哪一頭較划算。

總之,六零年代的新新聞風潮與剛左新聞創意在新自由主義下毀謗訴訟下顯得無力,而法官還在殿堂上講著被埋過幾百次的客觀新聞當如是,權杖在他手上,於是對錯也在他手上。新聞就是錄音遊戲,ABCD都講了,你也如實刊登就是客觀。文化就是圈地遊戲,相濡以黑沫愈多,誰都脫不了身,就越有影響力。而革命,適合旅遊文學。

你有幾個十年?你總以為青春可以無限延期。你不曉得原來遊戲規則是遊戲的一部份而只有你信守規則。你以為公投不過軍購當然不買,相反的,政府當權者繼續違法,而當初「含淚公投」的人沈默。

公益愈來愈像信義店的誠品,昂貴巨大而有風格,裡頭販售所有你需要的贖罪券,除了勇敢以外。而地下樂團越來欲像音樂節慶上菜色貨品,你福氣夠好的話,用餐所附的幸運餅乾紙條可能寫著:革命、夢想、淑世、改變世界,那是給你的祝福廣告詞順便賺一下小費,別當真。

除了Google,我懷疑誰會記得歷史的舊帳,除了這個我曾經堅持的空間,我懷疑誰像這裡這麼傻與亂。

總之,年假來了,休刊兩期無須這麼沈重的藉口。過多的意義與對號入座請當成鞭炮用來除舊迎新,祝大家春節愉快。(刊於破報復刊396期)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Huang SunQuan on Patreon!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