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banism

總編手記:冥王星的早餐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寂寞星球上的人們老像浦澤直樹的「怪物」一樣,分頭找尋名字。有人聽了傳說也找到了冥王星上的甜美;有人則尋覓新家而將所有記憶與動物的苦離當作簽證。

總之,兩年前的英國人變成台灣人之際也要離開了。我們習慣了她的嬌縱下的才華,喜歡她以直率童趣的想像來繪出我們的文字,喜歡她老是需要翻譯的普通話(與笑話),喜歡她那春光乍現般的天真與老是點不要麵的魷魚羹麵當晚餐。芮貝卡小姐是有史以來最不像破報同仁的伙伴,也因此,她老像從冥王星掉下來的早餐,我們總是笑著演出溝通不良卻又歡樂異常的工作戲碼。我還記得第一次她與媽媽一同前來面試,小心翼翼的觀察「破報」是否是個正常的公司而不是一場騙局?不過到現在,我也很難確定現在她的答案是什麼。

老實說,我應該見識慣了生命與職場中的離合,喜歡離別勝於面試。我們總有許多生命交遇的軌跡,誰知道自己的運氣如何?英國著名的「文化馬克斯主義」湯普森(E.P. Thompson)老是用最美妙的話語來回答人們詢問他為何從馬克思主義轉向文化研究,他說:「我只是順著美麗的風景前行而已!」我希望妳這趟破報之旅也曾有美麗的風景。

可惜別人說過的話只能借用,不能顯露真心。那我在有限的時間該與芮貝卡小姐說什麼呢?除了原諒我的爛脾氣以外?恩,Finding your breakfast on Pluto.一如王爾德的王子與燕子最終會在天堂裡重聚。(刊於破報復刊459期 編輯室手記)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Huang SunQuan on Patreon!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