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banism

搖滾之後, 下一個呢?─全新的後叛克時代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整理資料,陸續找到許久以前的介紹文字,不知從何整理而來,寫於1994年,天啊,那是個還對搖滾樂有所期許之日子。而且,還沒有意識到「後叛客」與電子音樂的連續性與關係。

———-

九零年代地下音樂蓬勃發展,使得聽音樂的人、評論者,都難以界定新出的許多音樂種類, 例如 Ethno-ambient、 world fusion、ambient noir 、第四世界等等。因為更本找不到形容詞。 從八零年代「新世紀」音樂廢墟中昇起的九零年代後叛克的美學,是許多樂種,電子樂和各地方文化雜交的結果,快速地擴充著音樂詞彙。新的聲音透過正想抓住機會的獨立廠牌而出版,而這些音樂也正好是主流或是現存獨立廠牌仍然忽視的。

雖然看起來,音樂蓬勃的現象像是一晚上就冒出來的,但是,其實過去十五年來, 後叛克音樂都在穩定的增加。 八零年代中期,Trangerine Dream 和 Peter Baumann, 就看準了此種潛力的實驗樂種而成立了Private Music 廠牌,第一張選集由 Trangerine Dream 和另外兩人 Patrick O’Hearn、 Sanford Ponder 決定了音樂上偏樂器表演的方向。 在九零年代初期,還一度被 BMG 買下,無論如何,Private Music 還是遵守著主流廠牌的思考模式,它音樂的方向在電子樂和大眾口味(例如 Yanni) 中遊移。

1985 年, Stephen Hill 創立了 Heart of Space,Stephen 善用
他在電台搞法作為他發行音樂的準則。HOS 為許多電子樂器手和虛擬原音( electrion-acoustic )的作曲家開啟了接觸群眾的大門,而這類型的許多專輯被稱為「空間音樂」( spacemusic )。它早期的出版名單中包括了 Constance Demby、Robert Rich、Kevin Braheny、和空間音樂家 Michael Searns。 今天,HOP 旗下擁有三家的廠牌, World Class (二十一世紀的傳統音樂, 如 Gino D’Auri )、Fathom (宗教儀式性的黑色 ambient, 如 Suspended Memories )、和旗下最暢銷的電子音樂廠牌 RGB。

以同屬一個組織, 亞歷桑納洲為本營、 宣揚天國似合音的廠牌Fortuna、Kuckuck、Black Sun 早已發行有年。從 1979 年開始,老闆 Steve Roach 發行多種與種族相關的音樂, 無論是電子樂( Jon Mark )、 虛擬原音( David Parsons )、還是原音的( R.Carlos Nakai,Paul Horn )。在他們變流行之前,他們也發行一些葛利果聖歌和民族環境音樂( enthno-ambient )。最近,天國的合音愈來愈世界化,今年也發行了第一張伊斯蘭的回教音樂。在美國和德國設有分公司,向全世界發行。

八零年代受創的一些廠牌,進入九零年代以後,以更多元和堅實的面貌出現。 澳洲為主的 Extreme ─在 1985 年以一支地下磁帶發行所建的廠牌,兩年後換主,由 Roger Richard 接手,1989 年後,他們發行超過 30 張 CD, 包括 Sinjuku Thief、Jorge Reyes、Vidna Obmana、Paul Schutze、Mo Boma 等等,多元的發行策略使得他們吸收了各種音樂形式:環境、世界、搖滾爵士音樂等。他們放眼世界,現在的 Extreme 在澳洲、德國和加州都有公司。

Sam Rosenthal 在十二年前創立了 Projekt,作為發行他個人專輯的行動, 憑著他對浪漫 / 哥德音樂的熱情,他發行了一系列有著同樣癖好的藝人。 後來, Projekt 進入了電子音樂的場景, 發行了Steve Roach / Vidna Obmana 的合集 和一張 Vidna Obmana 的 3-CD 的環境音樂三部曲專輯。 Projekt 的 < 黑潮 > (Blackwaves )系列的發行, 是很重要的,它使得更多的藝人投入靈幻哥德、新古典電子樂、浪漫流行樂和其他雜交的樂種。就像另一個黑色工業的廠牌 Sweden’s Cold Meat Industry,這些音樂的幽暗悚然常常參考了種族和古典的貢獻。

歐洲是前衛音樂的發源地。 波特蘭的 Soleilmoon 發行了一些像Rapoon 的電子實驗樂, 最有名的是 O Yuki, 多產的 Muslimgauze 等等,也在國內和世界上發行。例如在阿姆斯特丹的 Staalplaat (阿姆斯特丹當地的一家廠牌)。像 < 黑潮 > 一樣,它的系列非常密集,但集中在實驗樂領域,是新音樂重要的出口地。

1986 在舊金山成立的 Silent Record, 也是一個重要的實驗樂出口地。 延續著環境工業音樂的血脈, 例如 Jeff Greinke 和 Jorge Reyes 等藝人的作品。現在他們的興趣轉向環境音樂,儼然成為環境音樂的教父。但是仍然增加許多次廠牌作為發行他種音樂的根據地,如 Flask( 專發techno)、Furnace (專發工業)、 和 Sulphur (專發流行樂)。

City of Tribes 剛開始專發迷幻,九零年代則發行了〈A Fat City> 和 比較偏幻魅舞曲和環境音樂等專輯, 透過旗下另一個廠牌Zoemagik, 專搞一些tribes/trances-dance 的專輯, 例如 Zoemagik 也試著擴張浩室( house )舞曲的領地。相較起來,City of Tribes 對待電子樂的態度, 像是在專注於 ethnic fusion 時用的調味料。 值得一提的是賣的不錯,而這些的確造就一些新的藝人、新的計畫的投入與產生。

十年前, Moby、 K-Collective (現在他們改成 Brand New
Heavens 團名)、 Count Basic 等等, 開始做了一些 techno 和
acid-jazz 的作品。 當初的公司就是 Instict Reecord。 Instict
Record 現在開始成立了一個次廠牌 Instict Ambient 上線到環境音
樂的場景裡,每月定期推出不同藝人的作品。這個次廠牌比較偏向沒有舞蹈幻覺的 trances 音樂。 現在, 他們正計畫代理 German Fax 公司旗下的 Pete Namlook 每週(嚇人地多產)的錄音或與人合作的作品發行海外。 最近他們自己則發行了 Adham Shaikh 和 Terre Haemlitz 的作品。

Caroline Record 在環境音樂合集的成功,使他們決定要建立一個專注舞曲和科技知識的新電子樂, 在 1993 年成立了 Astralwerk,發動一個流動的 DJ 台的形式,(這有點像一個專搞表演的公司,也就是所謂的 promotion group )。 旗下藝人 Brian Long 和 DJ Reese Purcell 帶著他們的音樂到街上,在馬路上建立知名度。因為此,Purcell 還在全國各地開始了現場表演,這使他獲得了響亮的名號。現在 Long 和他的新伙伴 Peter Wohelski ( Trip 同仁誌的編輯)、Amanda Pearl,專搞市場行銷,繼續發展這種成功的冒險。這也生產出一些藝人專輯, 例如 Spacetime Continuum、 Freakly Chakra、及將要出新片的 Tranquility Bass CD,還有最近成為風尚帶領人的 Future Sound of London。

同樣是發跡於馬路上的 Steve Levy,自從主流廠牌拒絕他參加 80年代晚期英國的瑞舞( rave )所帶回的音樂後,自己就成立了一個新廠牌─ Moonshine Music。 現在在洛杉磯專搞 techno club 和rave party。到 1992 年止,這家廠牌共發行了 50 張專輯和 40 張單曲,包含了許多記錄了街頭樂種(acid jazz, ambient,trances, trip hop)的合集。現在在美國和歐洲都有分公司,而它的發行交給另外兩家較大的廠牌 City of Angels 和 Rising High來做。

(1994-11-27 立報破報副版刊)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Huang SunQuan on Patreon!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