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banism

總編手記:氣息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開放手記實在是個爛主意。原本拿來作為某種實驗,開放權力的嘗試。然而事與願違,同事們從欣喜變成愁苦,從踴躍搞笑變成抱怨埋伏,或者站在別人肩上開玩笑。破報顛步不只十年了,同志變仇人也習慣了,只是我仍然不習慣此種氣息。

這氣息有種腐敗的崩毀作用,它讓原本已在安樂營裡的左派認真地思考休息的正當性與培養比較的慾望,讓自由派樂得躲避該負擔的責任,讓負責的人就地禁足,一直到每週耗盡十載青春結束為止。總之,你之所以可能耍使幽默只不過是你讓事情變得不關己,讓自己的消失成為發笑的酵母。它讓獵人拿著自己的歷史當作所有物種的歷史並以此誇耀。

這氣息也讓所有人安於無法更改的現狀,剩下一堆論述與過期的理想,剩下計較與觀看,剩下批評的形式。(你會說,啊,它也讓學院裡安居樂業者愉快地派出小偵探各地打探媒體的秘密,讓主流的媒體主辦媒體公義營,讓電視的名嘴變成教育者,讓廣告取代現代性的認同。)

夥伴們,這裡沒有長髮武士,也沒有飛往天際的天使。沒有青冥劍甚至連九尾狐的暗器都缺乏。沒有511孤兒院也沒有朋友黨。我們只不過以自由換無年終的一般職場員工,用理想貼補家用,用眼光取代名牌,用熱情的話語取代房產地契的文字工人,我們在生產線上努力拼裝產品銷售產品以求溫飽外的回報,如果有的話。而我只是幸運(倒楣)的工頭,一路監看著不良品歪歪曲曲的衝撞社會,換取那些能夠揭開眼界的思想與行動,以及偶而使得敵人顫抖(或者大笑)的痛快。

我想以我的智慧無法發明比開放編輯台更民主的機制來發展破報。而我不僅是去南方打工而已,是希望我們最終可以取消工頭的職銜,大夥會主動地出現在編輯台前,為自己說話,替他人說話。熱情不悔地痛斥那些我們覺得不公之事,大聲誠實且理直氣壯替我們讚許的行動與思想背書。我們相互理解的基礎不是透過玩笑吃飯逛街,更不是透過喃喃自語或者玩笑地推託逃避,而是因為我們處在同樣的時勢中而相互理解:這個時勢,無論你要說是第一世界的全球化,新自由主義,還是目前充斥台灣偽善虛張的愛國主義,抑或到處笑容剩餘的麥當奴社會。我們應像連結車司機那般勇猛的掛起一車車的待連結的人們與聲音前進。那麼,要對抗此種腐敗的氣息方可能,也是我們唯一向前的機會。(刊於破報復刊483期 編輯室手記)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Huang SunQuan on Patreon!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