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告別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從2002年一路來的忙碌,blog之於我已經索然無味,讓商業世界與「草根」社會去讚賞吧。老是應付一些對號入座的狂想人士我不厭其煩,如果你的生命有缺陷,別在這兒找。

跨年晚會剛好把台灣的政治現實複寫一次:台灣分裂成兩個倒數陣營:藍與綠,這裡沒有紅白對唱可以維繫全日本53年來的集體感。跨年晚會也剛好凸顯了台灣民主社會最為缺乏的部分:所有的跨年晚會不曾得到我們的同意,納稅人的錢被快速轉移到公關公司與明星手中,沒人有問過我們要辦什麼樣的跨年,明星一夜的全島巡迴酬勞贏過全台灣低收入戶整年度的收入總和。高雄市花了四千萬邀請了西班牙的空中蜘蛛,卻忘了高雄市是全台灣失業率最高的城市,臺北在大陽具上燃燒了千萬煙火,沒人在乎這地球又上升了幾度。大夥都說這是M型社會,然不管你站在哪一頭,都會趕去跨年,越分裂的社會越需要假象的「同在」,暫時性的快感國度讓我們一起。公部門與資本家攜手共賣的搖頭丸,是無罪的,你我則不然。

當然,即便事後的空虛也是明年的事了。而明年會為後年的空虛大會養好百萬後備軍。

這裡不再更新了。如果你真的要找什麼有用的資料(微乎其微吧),請暫時至old.heterotopias.org 去吧,我會先將網站資料留在哪兒。

如果這樣不能告別2007年之前所有的東西,起碼也是開始。(12/31/2007 – 20:45)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Huang SunQuan on Patreon!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