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象徵與寓言結構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看了最《遙遠的距離》和《太陽照常升起》,前者太多累贅與矯飾,後者則約莫是我近年看過最好的電影。讓我重新班雅明為何會說:寓言結構的力量遠比象徵來的強多了。

前者處理象徵,可以有幾種對應的情境,固定之後的場景變得老套而陳舊;後者自成一局,獨立而完整,然而對應了更大的一個社會政治脈動,文本與脈絡、時勢各自獨立又互相辯證與對詰。我對姜文從《陽光燦爛的日子》後,愈來愈覺得他鐵是個明日華人重要的導演。(11/28/2007 – 00:06)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Huang SunQuan on Patreon!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