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banism

John Berger:《影像的閱讀(About Looking)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書名:影像的閱讀(About Looking)
作者:John Berger(譯者:劉惠媛)
出版社:遠流藝術館

中文書名翻成「影像的閱讀」,總是有點減損了約翰柏格寫作藝術評論/介紹的政治意涵。英文書名《About Looking》,簡單的來說就是分析從主體到觀看物既定位置的危險,和潛伏的顛覆與革命企圖。承續了上一本《The Way of Seeing》的教育大眾(基本上是批判美學品味的再教育)的目的,此書雖然沒有一定的主題和目的,但從地雷密織的章節裡,我們險些就要張開眼睛之前被迫思考了。

從首篇「為何凝視動物?」起約翰柏格就展開了動人的解剖法,以社會學與意識型態分析來取代光學分析眼睛。最近台灣書市一波波綠色溫暖,從植物到動物,恰是此種眼光的模範生,當然也是前陣子暢銷書「新動物園」的意識型態來源之處。第二部份有關攝影術的討論,與蘇珊宋坦的呼應只是其中一景,讓我看到更多則是與羅藍巴特和班雅明遙遙雙手連結殺敵的肆意。最後一部份更是此書值得一讀之處,藉由法國二月革命(1848,1851,造成法國第二個共和時期)深處所爆發的藝術火力,約翰柏格檢視了十九世紀中從寫實主義過渡到未來派畫風的政治力與社會力,算是上一本《看的方法》從十七世紀到十九世紀初,風景畫作與油畫興起的接力之作。約翰柏格的易讀的文字和口吻的溫暖幾乎可以說是英美學界中左翼的藝術史家T.J. Clark的大眾版。T. J. Clark嚴謹的學術著作分析了政治與藝術的關係:簡言之,藝術何時變成政治的?如何具有政治效果?是被利用或者利用政治?T. J. Clark 沒有喃喃自語著「政治美學化」與「美學政治化」的咒語而自溺其中,恰是兩者的模糊關係提供了最大的可能;而約翰柏格則從淺明的例子裡告訴我們米勒與他著名的「播種者」如何深切地將農民為主題的畫作推進西洋美術殿堂裡,和為何如此?為何當初的左翼反應激烈,而右翼與資產階級覺得畫中的農民是野獸視和殺人者?

如果還記得約翰柏格信誓旦旦的告訴我們:油畫的發展,不只是技術,而是最精確表達富人財富的一種發明。品味與眼睛的訓練又何嘗不是如此?(原刊於破報復刊第16期,1998,07/03)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Huang SunQuan on Patreon!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