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核爆雲彩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真的,我在轉頭那一剎那,看到雲彩每絲細紋都在舞動、變形、爆炸、徉昇,每朵雲都在進行小型的核爆,我識得其中有百種以上的灰。

環境光源多的時候,你不太容易分辨差別。正好在黎明前,我離開舞台中央向海走去,從灰黑的天空看到星點,然後海天一色的灰開始有變化,起初,妳覺得天空被光速般的亮線切開,黑暗是被太陽的光所刮開的,快如閃電,一次一次地刮著,黑灰的海天開始微漏光層,這時候瞭解到畫中的太陽為何總是一個圓球上有著四散的直線。每一個星星背後,有著朋友無法看到的銀行系,流星雨在雲間瀑瀉,海面上有四層雲彩,立體又平面的交織,變幻快速的爆炸著各式形體,不曾間歇,美人魚、恐龍、海盜船、神鬼奇航的妖魔、海馬,四層雲彩共振著變形,將最末稍的細紋快速地散入天色中,妳可以分辨最亮的菊與最暗的灰,色彩多過48種顏色的粉彩盒。

當太陽露出來時,雲彩的變化慢了,我看到太陽是由無數的噴爆光塊所構成,海灘上的枯木末稍枝幹,有兩個害羞相視的海狸,灘上的石頭猶如小海龜,爬向這對時而親吻的海狸,後面的灌叢與草一層層的變綠、抽高,伸腰挺胸。然後,我轉頭凝望山脈,山上的樹開始變紫了,整個山脈的大樹一棵棵都變紫了,彷彿風從右而左帶著紫墨將其染色,每棵樹都在抽長,搖晃,抖落原本的綠或棕,告訴你它們正變著,開始呼吸。

也許維持一個小時,也許半個小時,我不知道確定的時間。在蜜月灣,開始接近莫內與梵谷,理解 Beatles 或者 The Greatful Dead。(08/14/2006 – 19:10)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Huang SunQuan on Patreon!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