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蝙蝠洞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回到蝙蝠洞,剛尋回寧靜時就發了脾氣。春節除了見識我那火爆一家外,燉了整個家族的雞湯鍋底,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值得慶幸的。老的老了,小的大了,而家族後輩未起。

我現在知道山上冷烈味道的靜溺是什麼了,就是Ayahusca那種乾淨,清到徹底。

然而我還是發了脾氣,為何有人如此膽小卻口口聲聲說喜歡著你,找遍離奇的藉口還可以一說再說。離去之人恍若隔世,吵著要結婚生小孩的人也關掉了所有可以聯絡的方式。

這世界本來就是冷酷,親情算是最溫和的還帶點黏濁的冷酷了。我要去催眠,我愈來愈不知道我想什麼,要什麼,在齒搖髮掉之前,我要變成可以理解我自己的人。(01/27/2012)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Huang SunQuan on Patreon!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