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banism

除非我們尋找美麗,否則我們無法面對羞辱。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我知道動物社會研究會的困境不僅是員工沒有薪水,而是一個典型批判性政策型NGO的困境,他沒辦法從「主管單位」那兒拿到任何補助,除非他停止說話。更困難的是,我們如何把貓貓狗狗的事情,變成反省人類社會的機會,並且與「道德訴求」或者虛假浪漫的生態主義為主的團體在社會意義的爭奪下讓動保議題出線。

很難,但動物社會研究會還是努力的作。在沒有資源的情況下,他們揭發流浪動物受虐;痛陳中國的熊膽與皮草市場;放生的宗教買辮;關心工廠化飼養條件與屠宰過程的人道對待。

有別於其他NGO的道德訴求,動物社會研究會關注倫理問題,這種倫理,用社會學家包曼(Zygmunt Bauman)的話來說,即是:「讓一種選擇的偏好高過其他選擇的努力」。這種努力,就是倫理,而倫理是一種社會產物,社會將倫理銘刻於原始道德上,如果沒有這種努力,我們就沒有想像更好社會的可能。動物社會研究會在動保議題上的努力,正是讓我們人類不向殘酷靠攏。除非我們尋找美麗,否則我們無法面對羞辱。

此次動物社社會研究會在世界動物日之後所舉辦的台灣第一次的「動物影展– ㄊㄚ快樂所以ㄋㄧˇ快樂」,正是這種機會。我有幸看過一些影片(在影展網站上有充分的介紹)。這次的片子當然不全是經典之片,在台灣影展暴額的時刻,也非特別突出,但你少有機會可以真正一下子接觸如此多面向的倫理與殘暴議題,我說得不是人類社會習慣的文化與語言,情慾與身體的種種賣弄,而是人類社會與地球其他生物的關係:權力與學習,殘酷與美麗重新認識。這影展中,沒有靈犬萊西,卻有可愛百倍的主角。

例如,你在《鵬程千萬里之幕後花絮》可以看到商業片子如何誠懇的學習,500人分四組耗資四年上山下海的學習與各種鳥類相處、游泳與飛翔;你也可以看到日本的《螢火蟲之星》一個小學老師簡單努力所造就的奇蹟。你在《慘絕人寰的時尚每件皮草都殘酷》與《放下殘酷的慈悲拒絕商業化放生》可以看到人類於資本市場的愚昧貪婪,而在龔玉玲精巧地將殘酷變成具有抽象與自省深度的《皮上草》與《把花獻給狗》的動畫中得知自己的可能的倫理力量。

在66個國家動物保護團體代表一致支持的動物福利普世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FOR THE WELFARE OF ANIMALS)中,宣言總論的第一條目就是「基於動物是活生生,有知覺的生物,因而值得特殊考量與尊重。」特殊考量是我們人類學習了上萬年後才有的珍貴倫理,我們更應該推展至所有動物,人類與非人類的動物。如此地球才能遠離殘酷,全體受惠,飛向卡爾維諾說的燕子之城。

(刊於破報復刊381期,後來也成為我新書《為了尋找美麗》標題來源)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Huang SunQuan on Patreon!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