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帶)實習日誌(一):你們的財務情況如何?廣告與發行佔收入的比例?發行量多少?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每年暑假,都是我工作地方的災難。通常,來實習的同學遠比我們整個編輯部人還多。記者編輯自己都忙不過來了,還要帶一群年輕有活力,「入報社每事問」的同學,簡直比自己多了兩套父母或者兩打小孩還累。而且,我懷疑這些實習生都是小間諜,都是後(媒體)冷戰時期下,聖潔的學院與齷齰媒體的戰爭工具。

實習生通常被規定要撰寫實習日誌,但實習單位卻不用。這真是恐怖的戰爭。

去年暑假,共有13人來報到,著實嚇壞我們(我們只是一家小週報)。搞得今年報社沒有編輯記者願意帶實習生,於是這難差事就掉到我頭上。通常來媒體實習的期間都是一個月,今年為了減少實習人數,我特別將實習時間拉長到兩個月,結果還是共有五個正規實習生(要向學校交報告的),兩個義務實習生(純粹就是喜歡我們)來報社實習,其中一個來自香港,一個是馬來西亞僑生。

一般來說,各校科系的實習日誌有不同的要求,嚴格點的學校要求實習生要每日寫實習日誌,所以來自香港的同學每天都忙著紀錄日常所聞(我非常有理由懷疑,寫實習日誌的時間遠超過撰寫新聞報導的時間)。而實習日誌該有些甚麼,就是每個學校老師派出的小間諜們要回報的資訊。這幾年下來,我可以肯定學院裡德高望重的教授們對於媒體運作非常感興趣,也許可以變成上課的教材,也許可以作為案例研究,也許可以日後寫論文的時候多點素材,也許可以藉此親近此「每日教但從未碰過」、「要有所批判但不大清楚運作」的專業,總之,派出的探子總要有所收穫。

不少學校都要求要摸清楚媒體的財務狀況,發行量,視為了解媒體的基礎,也是小間諜們最終要記在那大的不太像間諜筆記本上的基本資料。至於日常編輯作業流程反正實習生都目睹了,日後自有套供的機會。

說真的,我從來也沒有問過實習生們系上的師生比,師資的工作經歷,那個老師打混那個老師認真,學生畢業後轉業的多還是到走本行的多,或者拿東森傳播獎學金的傳播科系在批判東森媒體企業的時候態度如何;也沒問過實習生你們科系一年的預算多少,學生有多少獎學金?

為了以示公平,首先,我要開始撰寫我的「(帶)實習日誌」(不趕新聞,所以時效性可以不用那麼在乎)。然後,我要開始問問這些實習生們,你們系上的問題了,這樣你們覺得公平嗎?(08/16/2005 – 03:54)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Huang SunQuan on Patreon!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