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帶)實習日誌(二):到實習單外之外去寫稿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上週開會時,小間諜們,除了(還是大家都想去)早已篤定要去海洋音樂節的人外,其他的人都還沒決定。

貴單位不發線嗎?是啊,我們總是很高興且懶惰要小間諜們自選作業,另類媒體的參與者如果不能找到不同的消息來源,那我們還競爭甚麼?中間可能有一些討論還是什麼的,反正最後浮上檯面的是8/15慰安婦遊行以及在華納威秀的影像展。

遊行與影像展都容易,不過我相信我們的小間諜能力遠大於此。台灣慰安婦五次到日本求訴都失敗,加上現在台灣政府與日本右翼的同盟關係,使得公義更難伸張。我問:你們聽過IMC嗎?只有阿孝的學生點頭。

東南亞國家在二次大戰中都受到日本的侵略,更多的東南亞婦女都是強行被徵召、拐騙作慰安婦(comfort woman),所以亞洲受侵略的(男人)國家都應該知道彼此的求償正義的狀況。管你說抗戰勝利還是終戰六十年,他的戰爭結束了,但她的戰爭才開始。所以我請這些小間諜們到亞洲的IMC去以及馬來西亞的「自由媒體」去發表台灣慰安婦遊行的狀況。

這些小間諜真是要得,令我開始對聖潔的學院人充滿敬意。這是他們首次登上國際媒體的稿子。

1。馬來西亞的華文媒體論壇:自由媒體
http://www.thefreemedia.com/index.php/pictures/10711
http://www.thefreemedia.com/index.php/weblog/10694
2。日本 indymedia
http://japan.indymedia.org/newswire/display/2344/index.php
3。菲律賓 indymedia
http://manila.indymedia.org/index.php?action=newswire&parentview=5300
4。西雅圖indymedi中心
http://seattle.indymedia.org/en/2005/08/247557.shtml

誰說實習生只能在實習單位寫稿的?我們要練習的,不是改變現實嗎?更應該練習的是,讓缺乏聲音的地方有聲音。

後記:在出刊前一日凌晨四點,我還收到一位小間諜臨危受命整理東南亞各國慰安婦資料的稿件,真是萬分感動。(08/18/2005 – 10:58)

Liked it? Take a second to support Huang SunQuan on Patreon!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